ijn

《听见下雨的声音》[10](完结)

落日依存:

开车使我快乐,挂vpn点外链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09]




|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1.现代架空,校园文


2.中短篇


3.他们不属于我,只属于彼此|


 


文/十少




[10·上]


 


“听说你要拍招新的单人照?什么时候?”


 


带土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从湿润的毛巾里抬头,脸上的水珠也没擦干,就凑过去看短信,结果发现发件人是琳,带土拎着手机,从阳台又走回了室内,一边走一边给琳回道:


 


“你怎么知道?和卡卡西约了晚上七点,他今天只有晚上没课。”


 


很快,琳的短信又送了进来:“那不就是一小时之后吗?教练竟然安排了这种东西,要不是今天去球队听别人提起,我还不知道呢。”


 


“教练非要在招新时挂海报,集体照不够挂还要挂单人,”带土趴在书桌上打字,“全校都能看见,别提多丢人了。”


 


“怎么会呢,振作一点,况且是卡卡西给你拍呢,肯定拍得很好看。不聊了,你好好准备。”


 


带土也没再回,他把手机往桌面上一扣,又抬眼看了看一旁的数字闹钟,现在离他和卡卡西约定拍摄的时间已经不到一小时了,其实他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他从今天下午开始洗头洗澡理头发,但还是紧张得很,他上一次站在摄影棚里还是大一入学时拍证件照。


 


而且……而且……带土在书桌前站了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上面还带着些须后水的味道,胡茬被刮得干干净净,他又瞥了眼落地镜,确保所有细节都得体,这才从衣柜里翻出了自己的球衣,规规矩矩地叠好,放进了一旁的衣袋里。带土套上外套,准备出门去摄影社找卡卡西。


 


 


带土提前了十分钟到,社团大楼这个点正是大家下课活动的时间,十分热闹,许多学生走进走出,手里抱着各自感兴趣的东西,带土走进时没注意看转角处,差点碰掉植物社社员手里的盆栽。


 


他几乎没有来过这里,不知道摄影社在几楼几间。此刻带土单手抱着装有球衣的衣袋,站在一楼的指示牌前,努力寻找上面关于摄影社的信息,就在这时,他听见头顶上传来别人的喊声:


 


“带土前辈?”


 


带土抬头,身旁的楼梯上站着鸣人,鸣人趴在楼梯扶手上探出头和他对视,满脸好奇:“你是来找卡卡西前辈的吧我说,他在四楼等你哦。”


 


“他在等我吗……”带土转身也走上楼梯,站在鸣人身边,和他聊着,“你们的活动室在四楼?”


 


鸣人将手抄在脑后,点了点头:“是啊,卡卡西前辈说今晚要给篮球社拍单人海报,所以我们所有人今晚不用去社团活动了,我正准备去吃拉面呢我说。”


 


带土点了点头,鸣人道了声拜拜就下楼离开了,他呼了口气,朝楼上走去。四楼走廊没有开灯,只有一间活动室是亮着光的,他摸了摸后脖颈,抬步朝活动室走去。


 


活动室大敞着门,里面的布置和普通社团没有什么不同,一面长桌上摆有几台电脑,连着各种数据线,有一位社员坐在电脑前,似乎在修片。


 


修片的社员看见了带土,站起身看向他,带土解释道:“我是来找你们社长的。”


 


社员想了片刻,恍然大悟道:“是篮球社的前辈吗?旗木学长在隔壁摄影棚呢,这里只是做后期和开会的地方。”


 


原来这不是摄影棚……带土退了出去,又走到隔壁一间合上了门的教室前。他想了想,抬手敲了两下门,但是许久都没有人来为他开门,带土觉得有点奇怪,于是他主动握上了门把手,轻轻一拧,主动走进屋里。


 


这间教室没有开灯,但是要大很多,天花板比普通教室高上一些,带土隐隐约约能看到铺散在地上的一些器材,还有最里面的墙壁上挂着的白色背景布。他把门重新带上,往里走了两步,他在墙上摸了摸,并没有发现灯的开关,什么也看不清,带土只好掏出手机,给卡卡西打了个电话。


 


下一秒,他不远处的角落里有铃声响起,带土赶紧走过去,就着手机屏幕的光亮,发现了靠在梯子上睡着的卡卡西。


 


卡卡西脸上盖着一本书,坐在扶梯的台阶上仰头睡得昏天暗地,带土停在他身边,低头将他的手机拿起来,把一直在响着铃声的电话给摁掉了,他正想将手机放回去时,却瞥见了卡卡西的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他自己。带土心下一跳,这张照片上的自己并不明显,只是一个投篮的剪影,显然是被人从远处拍下的,但是拍摄的角度和光线非常动人,带土穿着球衣,正跳起一个高抛,篮球在空中停住,四周所有人都被模糊成残影,只有柔光落在他的身上,将身形清晰勾勒。几秒后,屏幕又自动暗下。


 


卡卡西也被吵醒了,他偏了偏身子,书从脸上滑下,啪嗒掉在地板上,他闭着眼睛用左手在身边摸了摸,却没有摸到手机,他睁开眼睛,才看见站在身前的带土的身影。卡卡西揉了揉头发,从梯子上坐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带土将手机递还给他,有点震惊。


 


卡卡西咳了一声,不好意思道:“今天有点困,等着等着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下,结果睡了过去。”


 


“要不今天不拍了,”带土担忧道,“你回去好好睡一觉。”


 


卡卡西摇了摇头,结果想起现在屋里还正黑灯瞎火,他摇头带土也开不见,于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遥控器,把屋里所有的灯都点亮了。一瞬间视野明朗起来,带土下意识眯了眯眼睛,然后打量起了卡卡西的摄影棚。


 


棚内很宽敞,乳白的背景布边有六盏灯投射主光,边上落着两只标准罩,地上到处都是道具,柔光箱,束光筒,灯架,地光屏……带土每走一步都十分小心,怕把棚里的东西给碰了。卡卡西站在一辆小推车跟前,上面放着卡卡西的笔记本电脑,电脑连着相机,卡卡西正弯着腰,在电脑上调软件。


 


调好后,卡卡西直起身,手里端着相机,朝带土笑了一下,说道:“你带球衣了吗?我们开始吧。”
























[10·下]


 


每次新学期的招新活动现场都异常火热,广场上人山人海,都是排着队询问和报名的新生,篮球社的招生摊位摆在体育区正中央,几张大海报随风飘扬。


 


摊位前不仅有本身就对篮球运动感兴趣的同学,还有被海报招来的好奇的女生,其中几名女生忍不住凑在摊前,朝里问:“请问那些都是篮球队的前辈吗?”


 


女生问完,才发现她询问的对象是个银白色头发的男生,男生长得英俊,只是戴着口罩,看不见下半张脸,男生正撑着脑袋,笑眯眯地回答道:“是的哦。”


 


女生被对方这么看着,有些不好意思,声音也小了一些:“女生也能报名吗?”


 


“当然可以,”男生说道,“如果想要报名的话,可以在旁边签字申请。”


 


“那……”


 


女生犹豫了一下,问道:“学长也是篮球队的吗,那学长可以……可以和我交换联系方式……”


 


“他不是。”


 


女生身后突然插入一句回答,她回头看去,是另一名男生,手里拿着两瓶矿泉水。女生觉得眼熟,想了想,发现这就是篮球队那几张飘着的大海报上的其中一员,她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多看了对方一眼。


 


带土知道女生在想什么,他红了红脸,忍不住在心里又痛骂了两遍这该死的招新海报,他将手中的矿泉水往卡卡西手里一塞,卡卡西接过,道了声谢谢。


 


女生只好到一旁填写申请表,填完后又向卡卡西问了一句:“既然学长不是球队的,那怎么会……”


 


“这个嘛……”卡卡西看了看带土,答道,“我是招新海报的摄影师,想来看看海报拍得好不好,有没有起到积极作用。”


 


带土正在喝水,听见后猛地呛了一口,不住咳嗽起来,女生找不到继续搭讪的理由,只好匆匆离开了,带土看着她走远的背影,又想到刚刚卡卡西说的话,于是他转头问道:“考察结果如何,拍得好不好?有没有起到积极作用?”


 


卡卡西不答,他慢慢将手垂到桌下,带土心照不宣地去牵他,桌子挡住了这一切,别人什么也看不见。


 


他们手指交缠,交换着所有答案。


 


 


[全文完]




这个故事终于结束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从最初写第一章开始,我说这是个甜里带黄的校园文,它好像就真的没什么大起大落的情节……本来预计最多两个月就写完,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后来越拖越久,实在是非常不好意思。


这个博客应该不会再发文了,我开子博时并不知道子博不能回复评论,real狗带……过两天大概会最后上来一次,发布冬日祭将发放的无料的相关信息。


本博所有文章都会保留于此。开了新的博客 @红影悖论 ,以后将用新博客继续写下去,新文下周发。


谢谢所有愿意留言、和我分享观后感、替我捉虫的读者,产出是一件相互的事情,有回应确实才更有动力继续写下去,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们,只好在每次写文时努力去琢磨该怎样写得更好一些,作为我唯一能给予的回报。


我们下一个故事再见=3=



评论

热度(180)

  1. ijn落日依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