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n

女神出坑了然而我还是想要给她送钱,恨呀

开超级话题了大家一起去玩呀~

天哪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啊啊啊啊我想跑圈!

【带卡】好春光,不如梦一场(完)

负狂:

*完结了!


*本想搞事情……多好的搞事情机会……轮流作死……(然而这样和原著有什么区别!)但不搞大事情的话又感觉有点烂尾(然而实在舍不得折腾或杀掉任何一个人)(也有点没耐心了(老不HE我着急……


*而且两个人都作出明确选择之后不管命运怎么拖延拐弯对他们来说都是甜蜜的磨难了(所以让我省略掉接下来三四个写不完的大情节吧(。


*心软莫写文(。


*全文链接: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番外)


 前篇链接


 


第十六章




带土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


难道止水贡献了自己的别天神?


他很认真的思考着,直接无视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卡卡西。


卡卡西:……


“带土。”


“吊车尾。”


“哭包。”


“带土。”


带土机械一般的嘎吱嘎吱的抬头:“啊,卡卡西。”


卡卡西露出一个特别温柔迷人的微笑:“我打算搬回旗木宅居住。”


“卡卡西要搬回旗木宅子居住。”带土僵硬的重复。


“你要和我一起吗?”


“我……我……我……我……”带土僵硬道,“……我……”


卡卡西露出委屈的神色:“带土不想和我一起住吗?”


他落寞道:“原来……之前那些果然是骗我的吗……”


“不不不不不不卡卡西才不是这样的啊啊啊啊我我我我——我住!!!”


“那……我就等你来了^^”


卡卡西站起来,附身吻了一下带土的唇角,飘走了。


带土在原地化作了一尊石雕。


 


“鼬。我非常需要你。”带土诚恳道,丝毫不顾那个被他忽然袭击的暗部都差点用苦无把他捅个对穿的情况。


“带土你搞什么……”


“你看看我,我这是中幻术了吗?”


“没有。”


“那你帮我看看卡卡西,他中幻术了吗?”


鼬脾气再好也想翻白眼了。


“你的写轮眼是瞎的吗?”


带土严肃的回答:“……我觉得可能是要瞎了。”


鼬直接甩下了带土继续任务去了。


 


带土犹豫纠结了半天,又开始继续找人询问。


“你觉得卡卡西是中幻术了吗?”


“你觉得卡卡西可能是生病了吗?”


“你觉得卡卡西是不是被人调包了?”


直到把村子里的熟人都问了个遍,也没有得到什么靠谱的答案——当然,这个问题本身就不太靠谱……


带土转了一大圈,不好意思问琳或者师娘,又没什么人可以再去询问参考,只好回了自己屋子,扭扭捏捏的收拾出一堆包裹,丢进了神威空间。


 


然后踩着晚饭的点,敲了敲旗木宅的门。


卡卡西穿着浴袍——虽然还是带着面罩——围着围裙过来打开了门。


“卡卡西……”


带土紧张的手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摆。


“你来啦。”卡卡西微笑道,“我今天才把宅子清扫干净,所以,不介意的话要来帮忙准备晚餐吗?”


“好、好的。”带土同手同脚的走进了屋子,跟着卡卡西进入了厨房。


厨房里的灶台上正在煮着食物,散发出香气。


 


带土脑子几乎是停滞着的跟着卡卡西一个指令一个动作,食物全部端上桌子,乖巧的正坐在了矮桌前,和卡卡西一起说着:“我要开动啦——”


然后两个人慢吞吞的吃饭,带土好像听见卡卡西在说着什么,他也回答了什么,他不知道。


吃完饭后和卡卡西一起收拾碗筷,然后从神威空间里取出了各项常用器物,和卡卡西一起把这些东西摆在了房子的各个地方。


终于完成之后,两个人坐在回廊里喝酒。


暗夜星光里,连空气都泛着迷醉的橙色酒香。


喝完酒之后,他跟着卡卡西进了房间,整理出了寝具……


 


“啊啊啊啊卡卡西我和你睡一个房间吗……!!!”


卡卡西闻言,疑惑地回头:“难道不应该吗……?”


带土:……


带土:!!!


“可、可是,卡卡西,这种事情,不是要两个互相喜、喜欢的人才可以……”


卡卡西:“带土不喜欢我吗?”


带土脸涨的通红,结巴道:“你你你不是知道吗……”


卡卡西温柔道:“我已经决定忘了斯坎儿,开始喜欢你了。”


带土抱头小声嚎:“啊啊啊……!!!”


“这样不好吗,带土?”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极了我的天卡卡西说喜欢我天哪卡卡西喜欢我——”


带土简直高兴地要开出一朵花儿来了。


他在原地里小步转着圈圈:“qaq不会是梦吧卡卡西喜欢我……”


 


卡卡西一边觉得带土蠢爆了又一边觉得自己蠢爆了。


之前都是什么事儿呢?


他摘下了面罩,从抽屉里取出毛巾。


 


“我要去洗澡了,带土……”


带土下一秒就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卡卡西:“……”


带土:“哦。你快去。”


卡卡西:“……”


带土:“qaq”


卡卡西想了一下,还是没有继续给带土更多的刺激。


虽然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抱着浴巾进了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带土扑通一声倒在了榻榻米上。


 


带土深呼吸了几下。


“安静一点,小带土,安静一点……”他低头说道,“不要吓到笨卡卡西……”


“……带土?”


“啊,卡卡西?”


“我好像忘记拿新买的沐浴露了……你能帮我拿一下吗?”卡卡西一边说着,一边有点嫌弃自己的梗老套。


但是亲热天堂之所以卖的这么火热肯定也有它的原因!


梗不怕老,够用就好。


“放、放在哪里?”


“大概在客厅里沙发边上吧……”


“你等等。”带土说着,去客厅里找出了沐浴露,然后回到浴室边上,“卡卡西……”


“门没锁。”


带土感觉自己的心要跳出来了。


他握着门的把手,将浴室门推开一条缝隙。


“我把沐浴露放在门边了,你自己来拿——”


“哦,好的,谢谢。”水似乎被关了,卡卡西踩着地砖的声音大的有些过分,随后忽然一个仿佛是…摩擦的声音响起……


“卡卡西你没事吧!”


带土猛的冲了进去抱住了差点摔在地上的卡卡西。


卡卡西常年被罩在面罩之下的唇角微微勾起。


带土的脑子从来没有转的这么快过:我他妈的就是个傻子……卡卡西都能洗澡摔倒了这个世界大概也要毁灭了吧!


即使如此,他还是:“呃,没摔倒就好……”


带土觉得自己手心发烫。这个浴室里的水蒸气蒸腾的可能太厉害了,直接让他感觉到了缺氧引致的晕眩,水太热了,也太湿了,直接浸润透了这薄薄的一层布料。手心里接触到的皮肤好像在燃烧一样,又好像摸着冰块,带着让人抑制不住的温度。


带土想。


卡卡西这么聪明。


不想让我知道的东西都会瞒的很好,他还知道我喜欢他,却作出这样的动作来……


我就应该直接吻过去。


是的。


我应该。


带土可怜巴巴道:“我想亲你,卡卡西。”


卡卡西扶着墙站好了——演技需要完美——抬头,看到带土的表情,忽然下意识的撇过脸,又快速转了回去。


带土永远都这么犯规。卡卡西想着,然后问带土。


“为什么不呢?”


 


+


 


一周后,在波风水门家的又一次聚会里。


面面哇的一声就哭了:“带土哥哥抢走了卡卡西哥哥,说好的卡卡西哥哥要娶我的——”


带土手忙脚乱的哄面面,又被面面残酷的推到一边。他看向卡卡西,卡卡西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带土看向师娘玖辛奈,师娘捂着嘴一直在笑。


带土看向琳,琳表示:咦嘻嘻。


带土看向自己的伟大的老师,伟大的老师正在和被鸣人邀请来家吃饭的佐助聊天,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苦恼的眼神。


带土最终看向了鸣人。


鸣人挠了挠头,转头问佐助:“我说佐助,假设哦假设,如果你有个妹妹要嫁鼬哥,然后止水哥把鼬哥抢走了,你要怎么办?”


佐助:“止水敢抢我哥哥?!”


鸣人表示也无能为力。


带土懵逼,做小伏低的哄了面面一个晚上,签下无数不平等条约。


 


 


+


 


 


也许有人在黑暗之中踽踽独行,放弃所有以追寻一片飘渺的梦想。


也许还有人潜藏在默默之中,处心积虑的挑起每一丝矛盾与战火。


 


世界会黑暗会伤痛会倒退也会前进。


时间未停止脚步,未来有未来难测的命运。


 


但此刻,时光正好,岁月正荣。


 


 


 


Fin


 












一些并不是很糖的后续(可以不看):


*感觉写出来就篇幅太长了,并没有给这篇文设定这么长篇幅计划的说(因为抬头看名字就知道本文并不是正剧计划(。


*感谢阅读!


 


 


后来,带土的永恒万花筒还是暴露了出来,这是一双有记载以来继叛忍宇智波斑后的第二双永恒万花筒,而唯一能证明这双眼睛开启时分并非在尾兽之乱之前的,仅有旗木卡卡西一人。


旗木卡卡西忠于火影吗?波风水门信任他的学生们,然而宇智波一族曾有永恒万花筒宇智波斑引发九尾之乱,旗木卡卡西在暗部的残酷手段与两面三刀的行径让知晓这些秘密的高层都对其也充满了不信任。


宇智波带土苦恼之下,在一次宇智波组内聚会后发现了南贺神社的秘密,看到了无限月读的能力。对于写轮眼的能力知之甚深的带土,明彻写轮眼玩弄现实虚幻的能力后,将这一计划放在心底。


卡卡西不愿意自己的老师为难,领了长期任务并且解除了自己身上担当的其他职务。带土并不认可卡卡西这样退让的决定,认为这是对两人的情况雪上加霜的选择。


 


晓虽然没有格外痛恨木叶,但是也对世界和平的认知依然走向了“控制战争”这一条路径。轮回眼的存在为了搜集尾兽而暴露,带土奉木叶命令与晓战斗,却在同时探求轮回眼长门的计划,被木叶发觉,被木叶更深的忌惮。


卡卡西则想起了当初另一个自己留下的书籍,分析过后认为宇智波斑可能未死,或者留下了可利用的遗物,于是向老师申请出村自由修行,并将自己的三个学生托付给了其他的优秀忍者。


 


在探索时卡卡西与村子失联,带土因为永恒万花筒的暴露而被黑绝盯上。


等卡卡西带着可做证实的部分白绝归村后,带土已经彻底被村子不信任,并痛苦于这种现实不打算信任任何人,而认为需要创建一个人与人之间能够心意相通的世界。


在村子与晓的战斗中,鸣人最终说服了长门,长门放弃了战争,却还是拜托小南将自己的轮回眼给予与自己有相同理想的带土,并且希望木叶能够好好利用这一份力量,合作并成功。


带土本想继续实行月之眼计划,利用幻术构造一个交流通道,创造出理想的世界,卡卡西则假装相信并支持带土的计划,然后在黑绝借用某种方式出现希望成为计划的助力时,与波风水门、鸣人、佐助等一起将黑绝禁锢,并且找到了真相。


 


两个人有过争吵有过甜蜜有过纠结有过搏杀,也有过难以拔除的自卑畏惧,与踟蹰不决的退让隐忍,最后彼此信任、彼此深爱,HE。


 


(剧情线基本是这样,感情线的话,有过关于斯坎儿的(前/真爱)问题,土惯性怂且不自信且过于在于卡害怕卡的拒绝,卡惯性退让而且本质上不太重视自己和自己感情的臭毛病,两个人慢慢学习着怎么去爱人如何去表达,HE) 


 


 



占tag抱歉,请问大家手里有带卡的文包或者带卡的推文贴吗?最近翻了好久发现很多好粮食应该是被遗漏了好可惜....求个文包共享或者推文贴指路,求到删XD

《听见下雨的声音》[10](完结)

落日依存:

开车使我快乐,挂vpn点外链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09]




|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1.现代架空,校园文


2.中短篇


3.他们不属于我,只属于彼此|


 


文/十少




[10·上]


 


“听说你要拍招新的单人照?什么时候?”


 


带土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从湿润的毛巾里抬头,脸上的水珠也没擦干,就凑过去看短信,结果发现发件人是琳,带土拎着手机,从阳台又走回了室内,一边走一边给琳回道:


 


“你怎么知道?和卡卡西约了晚上七点,他今天只有晚上没课。”


 


很快,琳的短信又送了进来:“那不就是一小时之后吗?教练竟然安排了这种东西,要不是今天去球队听别人提起,我还不知道呢。”


 


“教练非要在招新时挂海报,集体照不够挂还要挂单人,”带土趴在书桌上打字,“全校都能看见,别提多丢人了。”


 


“怎么会呢,振作一点,况且是卡卡西给你拍呢,肯定拍得很好看。不聊了,你好好准备。”


 


带土也没再回,他把手机往桌面上一扣,又抬眼看了看一旁的数字闹钟,现在离他和卡卡西约定拍摄的时间已经不到一小时了,其实他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他从今天下午开始洗头洗澡理头发,但还是紧张得很,他上一次站在摄影棚里还是大一入学时拍证件照。


 


而且……而且……带土在书桌前站了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上面还带着些须后水的味道,胡茬被刮得干干净净,他又瞥了眼落地镜,确保所有细节都得体,这才从衣柜里翻出了自己的球衣,规规矩矩地叠好,放进了一旁的衣袋里。带土套上外套,准备出门去摄影社找卡卡西。


 


 


带土提前了十分钟到,社团大楼这个点正是大家下课活动的时间,十分热闹,许多学生走进走出,手里抱着各自感兴趣的东西,带土走进时没注意看转角处,差点碰掉植物社社员手里的盆栽。


 


他几乎没有来过这里,不知道摄影社在几楼几间。此刻带土单手抱着装有球衣的衣袋,站在一楼的指示牌前,努力寻找上面关于摄影社的信息,就在这时,他听见头顶上传来别人的喊声:


 


“带土前辈?”


 


带土抬头,身旁的楼梯上站着鸣人,鸣人趴在楼梯扶手上探出头和他对视,满脸好奇:“你是来找卡卡西前辈的吧我说,他在四楼等你哦。”


 


“他在等我吗……”带土转身也走上楼梯,站在鸣人身边,和他聊着,“你们的活动室在四楼?”


 


鸣人将手抄在脑后,点了点头:“是啊,卡卡西前辈说今晚要给篮球社拍单人海报,所以我们所有人今晚不用去社团活动了,我正准备去吃拉面呢我说。”


 


带土点了点头,鸣人道了声拜拜就下楼离开了,他呼了口气,朝楼上走去。四楼走廊没有开灯,只有一间活动室是亮着光的,他摸了摸后脖颈,抬步朝活动室走去。


 


活动室大敞着门,里面的布置和普通社团没有什么不同,一面长桌上摆有几台电脑,连着各种数据线,有一位社员坐在电脑前,似乎在修片。


 


修片的社员看见了带土,站起身看向他,带土解释道:“我是来找你们社长的。”


 


社员想了片刻,恍然大悟道:“是篮球社的前辈吗?旗木学长在隔壁摄影棚呢,这里只是做后期和开会的地方。”


 


原来这不是摄影棚……带土退了出去,又走到隔壁一间合上了门的教室前。他想了想,抬手敲了两下门,但是许久都没有人来为他开门,带土觉得有点奇怪,于是他主动握上了门把手,轻轻一拧,主动走进屋里。


 


这间教室没有开灯,但是要大很多,天花板比普通教室高上一些,带土隐隐约约能看到铺散在地上的一些器材,还有最里面的墙壁上挂着的白色背景布。他把门重新带上,往里走了两步,他在墙上摸了摸,并没有发现灯的开关,什么也看不清,带土只好掏出手机,给卡卡西打了个电话。


 


下一秒,他不远处的角落里有铃声响起,带土赶紧走过去,就着手机屏幕的光亮,发现了靠在梯子上睡着的卡卡西。


 


卡卡西脸上盖着一本书,坐在扶梯的台阶上仰头睡得昏天暗地,带土停在他身边,低头将他的手机拿起来,把一直在响着铃声的电话给摁掉了,他正想将手机放回去时,却瞥见了卡卡西的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他自己。带土心下一跳,这张照片上的自己并不明显,只是一个投篮的剪影,显然是被人从远处拍下的,但是拍摄的角度和光线非常动人,带土穿着球衣,正跳起一个高抛,篮球在空中停住,四周所有人都被模糊成残影,只有柔光落在他的身上,将身形清晰勾勒。几秒后,屏幕又自动暗下。


 


卡卡西也被吵醒了,他偏了偏身子,书从脸上滑下,啪嗒掉在地板上,他闭着眼睛用左手在身边摸了摸,却没有摸到手机,他睁开眼睛,才看见站在身前的带土的身影。卡卡西揉了揉头发,从梯子上坐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带土将手机递还给他,有点震惊。


 


卡卡西咳了一声,不好意思道:“今天有点困,等着等着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下,结果睡了过去。”


 


“要不今天不拍了,”带土担忧道,“你回去好好睡一觉。”


 


卡卡西摇了摇头,结果想起现在屋里还正黑灯瞎火,他摇头带土也开不见,于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遥控器,把屋里所有的灯都点亮了。一瞬间视野明朗起来,带土下意识眯了眯眼睛,然后打量起了卡卡西的摄影棚。


 


棚内很宽敞,乳白的背景布边有六盏灯投射主光,边上落着两只标准罩,地上到处都是道具,柔光箱,束光筒,灯架,地光屏……带土每走一步都十分小心,怕把棚里的东西给碰了。卡卡西站在一辆小推车跟前,上面放着卡卡西的笔记本电脑,电脑连着相机,卡卡西正弯着腰,在电脑上调软件。


 


调好后,卡卡西直起身,手里端着相机,朝带土笑了一下,说道:“你带球衣了吗?我们开始吧。”
























[10·下]


 


每次新学期的招新活动现场都异常火热,广场上人山人海,都是排着队询问和报名的新生,篮球社的招生摊位摆在体育区正中央,几张大海报随风飘扬。


 


摊位前不仅有本身就对篮球运动感兴趣的同学,还有被海报招来的好奇的女生,其中几名女生忍不住凑在摊前,朝里问:“请问那些都是篮球队的前辈吗?”


 


女生问完,才发现她询问的对象是个银白色头发的男生,男生长得英俊,只是戴着口罩,看不见下半张脸,男生正撑着脑袋,笑眯眯地回答道:“是的哦。”


 


女生被对方这么看着,有些不好意思,声音也小了一些:“女生也能报名吗?”


 


“当然可以,”男生说道,“如果想要报名的话,可以在旁边签字申请。”


 


“那……”


 


女生犹豫了一下,问道:“学长也是篮球队的吗,那学长可以……可以和我交换联系方式……”


 


“他不是。”


 


女生身后突然插入一句回答,她回头看去,是另一名男生,手里拿着两瓶矿泉水。女生觉得眼熟,想了想,发现这就是篮球队那几张飘着的大海报上的其中一员,她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多看了对方一眼。


 


带土知道女生在想什么,他红了红脸,忍不住在心里又痛骂了两遍这该死的招新海报,他将手中的矿泉水往卡卡西手里一塞,卡卡西接过,道了声谢谢。


 


女生只好到一旁填写申请表,填完后又向卡卡西问了一句:“既然学长不是球队的,那怎么会……”


 


“这个嘛……”卡卡西看了看带土,答道,“我是招新海报的摄影师,想来看看海报拍得好不好,有没有起到积极作用。”


 


带土正在喝水,听见后猛地呛了一口,不住咳嗽起来,女生找不到继续搭讪的理由,只好匆匆离开了,带土看着她走远的背影,又想到刚刚卡卡西说的话,于是他转头问道:“考察结果如何,拍得好不好?有没有起到积极作用?”


 


卡卡西不答,他慢慢将手垂到桌下,带土心照不宣地去牵他,桌子挡住了这一切,别人什么也看不见。


 


他们手指交缠,交换着所有答案。


 


 


[全文完]




这个故事终于结束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从最初写第一章开始,我说这是个甜里带黄的校园文,它好像就真的没什么大起大落的情节……本来预计最多两个月就写完,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后来越拖越久,实在是非常不好意思。


这个博客应该不会再发文了,我开子博时并不知道子博不能回复评论,real狗带……过两天大概会最后上来一次,发布冬日祭将发放的无料的相关信息。


本博所有文章都会保留于此。开了新的博客 @红影悖论 ,以后将用新博客继续写下去,新文下周发。


谢谢所有愿意留言、和我分享观后感、替我捉虫的读者,产出是一件相互的事情,有回应确实才更有动力继续写下去,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们,只好在每次写文时努力去琢磨该怎样写得更好一些,作为我唯一能给予的回报。


我们下一个故事再见=3=